sunny leung必看攻略

其實靈恩敬拜絕對可以與傳統詩歌和聖樂融合的,這樣雙方也能敬拜得自在,但因為極端靈恩的兄姊認為傳統詩歌和聖樂接近天主教傳統,而他們十分反對天主教的,所以這方法便被排拒在外。 而當我開始認識基督教聖樂文化與歷史時,我很自然地就愛上了這些基督教遺產,傳統詩歌讓我真正、全面、深刻地認識到我所敬拜的上主是怎樣的上主,而我發現極端靈恩敬拜的最大問題,就是將教會的敬拜膚淺化,詩歌從來都不只是用來唱的,它是文本(text),而基督教正是這樣以文載道的,它所擁有的意義,比起只著重情感發洩更多更大。 極端靈恩敬拜最大的問題,正是敬拜再不能載道,缺乏神學意義在其中的詩歌,就只會淪為流行一時的作品,卻未能成為基督教信仰經典,未能造福後世信徒。 我上了大學的幾年間,經歷了很多次的靈恩敬拜,但我現在會發覺到這種敬拜模式逐漸愈走愈極端,當年我亦有很多機會與靈恩派弟兄姊妹交流,言談之間其實會察覺到極端靈恩的影子正影響著他們,本來的我是認同這種敬拜模式的,甚至在我負責院校團契的敬拜教導時,也鼓勵敬拜隊員使用這種模式的敬拜,因為覺得這模式很hyper,認為這樣就是與上主親近。 我所屬的堂會有一群人,近年來積極推動琴與爐敬拜,所以基本上只要我每週主日也參與崇拜,就會經歷到琴與爐敬拜。 而這幾年我亦主動與朋友參與靈恩機構所舉辦的學習敬拜與禱告課程,亦會在閒時出席不同的靈恩機構對外開放的敬拜聚會,而有留意我的文章的朋友也知道,我上年曾付費使用一間靈恩機構所提供的禱告釋放服務,明顯那是一些極端靈恩的經歷。 這些在外面機構的經歷我會在之後詳細討論,我先說說我對琴與爐敬拜極端化的一些觀察與意見。 在進入對極端靈恩的討論時,我希望首先讓大家了解一些香港教會的歷史背景,讓我們知道為何上一輩信徒在提及靈恩時,總會避之則吉,甚至帶有仇恨的情緒去批評。

近幾年上了大學後,我有更多時間和空間接觸和認識靈恩派,但我見到更多的,其實不應被歸類為靈恩派,而是「極端靈恩派」。 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並無作出任何保證或聲明,並且概不對任何第三方以電子形式交付的任何 內容(包括任何電子內容的準確性、主題、質素或時效)承擔責任。 本網站所列基金或可能投資於金融衍生工具,作為其投資策略的其中一部份,亦有可能投資於新興市場、小型公司等證券或固定收益證券。 固定收益證券之發行人可能無法履行其義務及有關基金無法收回其投資。 投資者必須留意一些因當時市場情況而產生的新風險,方可決定選購有關基金。 由於子基金於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上市,所以跟常見的單位信託基金有所不同,而子基金所附帶的風險與其他上市股票相類似,例如:流通性風險及可能會停止買賣的風險。 sunny leung 每基金單位的市價可受二級市場中的市場供求、流通性及買賣價差等因素影響,而顯著地高於或低於其每基金單位的資產淨值,每基金單位的市價亦將會於交易日內不斷波動。 東方匯理富時中國A50指數ETF是一隻實物資產交易所買賣基金,旨在提供在扣除費用及支出前緊貼富時中國A50指數表現的投資業績。 東方匯理ETF系列是傘子結構,旗下子基金包括東方匯理恒生香港35指數ETF和東方匯理富時中國A50指數ETF(「子基金」),各子基金均涉及不同風險。

我認識的靈恩派牧者都是建議兄姊有健康問題時,先去求醫而非一味只靠祈禱,因為他們認同醫學技術是上主所給予人類的禮物,而不是認為求醫就是沒有信心的表現。 極端靈恩敬拜的另一問題,是令信徒失去了安靜的時間,一個真正與上主親近的時間,但整段敬拜時間是非常「chur」的(編按:吃力的、疲累的),激昂的音樂與感情澎湃與肢體動作暫且不計算在內,但敬拜中的默想時間也變成了「密想」時間,參與者根本不可能從中全然安靜下來:要不就是默想時配以激昂的音樂,要不就是安靜的背景音樂加上主席的聲音導航。 觀乎大公教會的靈修傳統要素,「純粹的安靜」是非常被看重的,歷世歷代屬靈偉人不論是否被記載在聖經內,安靜都包括在他們與主相遇的經歷中,或許充滿激情的敬拜能吸引新朋友接觸基督教信仰,但信徒總不能永遠當一個初信者,當靈恩敬拜的激情過後,信徒便有需要歸回安靜去進一步尋求上主,讓基督成為他們信仰上的吸引而非激昂的音樂。 sunny leung 極端靈恩思想其實已深深影響著靈恩派甚至福音派的信仰,所以我希望藉自己曾參與且仍不斷參與的琴與爐敬拜經歷作切入點,加上自己在不同靈恩機構及自己堂會的極端靈恩經歷,來探討極端靈恩是如何影響著香港教會。

  • 來港行山的內地團,領隊只行過相關路線一次就帶團,也沒受過任何專業訓練。
  • 使用這網站時,閣下同意互聯網並非安全的資訊溝通媒介,其中任何使用所涉風險,概由閣下自行承擔。
  • 明顯地,琴與爐敬拜在不同機構或堂會中,是會有不同的實踐方式的,甚至是彼此矛盾的,如一間機構的敬拜是重視詩歌所帶出的信息,領會者再配合詩歌信息來帶會眾進入默想中,另一間卻只是以詩歌作輔助,領會者所引導會眾去思考的內容與詩歌信息無關,多是他個人的領受。
  • 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將不會對上述任何本網站超鏈接至的第三方信息所帶來損失或損害而承擔責任 。
  • 香港山藝協會創辦人兼總教練梁梓浩(Sunny)表示,行山絕不兒戲,帶隊上山需做足準備,如要熟悉路段及附近多條路線等,更要帶備足夠食水,及具備基本急救資格。
  • 下載或以任何其他形式複製本網站提供的軟件或資訊並不授予您與軟件或資訊相關的任何權利,而未經Amundi事先書面授權,您不得出於公共或其他商業目的(全部或部分)複製、(透過電子或其他方式)傳輸、修改或使用本網站,亦不得建立與之相關的連結。

我的經歷讓我學習到,其實可能是導師們也察覺不到有問題,認為用這些屬靈恩賜玩遊戲當作實踐很正常,但極端靈恩運動正是非常高舉聖靈的工作,甚至過於這信仰以至基督本身。 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可向其代理及服務供應商披露該資訊,並可與Amundi內的其他公司分享該資訊,以向您發送有關所提供產品及服務的資訊。 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將為透過本網站提供的任何個人資訊保密,並按照所有相關及適用法律及法規持有該等資訊。 無論東方匯理香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及其聯屬機構或本網站作者,均不會接受基於使用本網站所含信息而導致的任何直接或後果性的損失。 任何人士考慮投資時,應取得獨立專業建議﹐並仔細考慮所有其他相關因素。 而泛靈恩的唱詩主領者常常會說「你愛耶穌就大聲同佢講啦,將你嘅愛完全傾倒曬比佢啦!耶穌,我地真係好愛好愛你呀!」整本聖經對於愛上主的要求非常明顯,就是在說明律法的設立根本不是著重信徒能否白紙黑字地全部遵守,而是要信徒明白上主愛他們以及他的可以怎樣回應的問題,所以「聽命勝於獻祭」的主題其實貫穿了整本聖經。

sunny leung: Sunny Leung

教導理論環節給我的感覺,是以經文來支持自己的論點,因很多時候導師都會斷章取義式的教導經文,忽略經文的上文下理、寫作的時代背景、以及作者的個人取態。 到了較後期的課堂,著重多了實踐的時間,同時泛靈恩的端倪也開始出現,連我也搞不清,究竟我們是在認識敬拜與禱告,還是在錄製「超級無敵獎門人」的節目。 明顯地,琴與爐敬拜在不同機構或堂會中,是會有不同的實踐方式的,甚至是彼此矛盾的,如一間機構的敬拜是重視詩歌所帶出的信息,領會者再配合詩歌信息來帶會眾進入默想中,另一間卻只是以詩歌作輔助,領會者所引導會眾去思考的內容與詩歌信息無關,多是他個人的領受。 可是,問題正是極端靈恩思潮正無聲無息地影響且改變著這些琴與爐敬拜,而且很大可能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梅綺在一九六一年領受了舌音方言後,便大力推廣、鼓勵、甚至強迫信徒學習方言,亦在亞洲建立了屬於她的「新約教會」網絡,而加上她的《生命證道集》所記載的極端理論,讓她受到香港甚至亞洲地區不同基督教派的強烈批評。 sunny leung 可惜諷刺的是,她在一九六六年因舌癌再度病發而逝世,而她生前的所作所為則被誤以為是靈恩派信徒的代表,而讓靈恩派的污名直至今日仍在。 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保留在發出通知(包括發送電子郵件或在網站中發佈通知)後變更或修改此些條款的權利。 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可在以任何方式向您發送通知後或您違反以上任何條件的情況下,隨時終止您的存取,而無須承擔任何責任。 市場、基金經理以及投資的過往表現及經濟市場、股市、債市或經濟趨勢預測並非將來表現依據。

他指該會對攀山領隊的要求,是根據國際攀山聯盟(UIAA)訂立的規例,需至少具備野外急救資歷,「本港一般要求行山領隊持有基本急救證書,我哋覺得可以多啲,因為當意外發生時,拯救部隊由定位到提供治理至少要兩小時,領隊的支援相當重要,中暑、熱衰竭到擦傷也應要懂得處理」。 對於近年內地行山團湧港,Sunny笑言,相信該類屬一般郊遊團,「領隊應該唔會講究呢啲專業資格」。 來港行山的內地團,領隊只行過相關路線一次就帶團,也沒受過任何專業訓練。 香港山藝協會創辦人兼總教練梁梓浩(Sunny)表示,行山絕不兒戲,帶隊上山需做足準備,如要熟悉路段及附近多條路線等,更要帶備足夠食水,及具備基本急救資格。 對於近年湧港的內地行山團,他認為只屬於一般郊遊團,一旦發生意外,領隊亦未必有任何應變方案。 然而,您可下載或列印本網站的網頁及/或部分作個人用途,惟不得刪除任何與版權或知識產權權利相關的通知。 投資者不應單以本文件為基礎作出投資決定,而應仔細閱讀子基金的銷售文件(包括當中所載之風險因素全文)。 投資涉及風險,投資者可能會損失重大部分其於子基金之投資, 並應特別留意子基金投資的股票須承受市場風險 。 我自己堂會有一群兄姊渴慕靈恩,希望在堂會外面學習更多靈恩的知識以造就堂會,這本來是非常值得鼓勵的行為,但當中有小部份兄姊卻愈來愈傾向極端靈恩的路線,情況開始令人擔心。 香港山藝協會梁梓浩(Sunny)指學習用地圖和指南針不難,只要懂得正置地圖和掌握前視前進方位的三個基本步驟便可。

sunny leung

在2011年至2012年間,梁先生任職於瑞士信貸資產管理,負責ETF產品銷售兼該行在中國的合資公司(工銀瑞信基金管理)之關係管理。 使用這網站時,閣下同意互聯網並非安全的資訊溝通媒介,其中任何使用所涉風險,概由閣下自行承擔。 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將不會對上述任何本網站超鏈接至的第三方信息所帶來損失或損害而承擔責任 。 衞理宗創始神學家約翰衞斯理提出,基督教有四大神學支柱:聖經、傳統、理性、經驗,而我自己擔心的第三個問題,就是泛靈恩思想會讓基督教神學慢慢崩塌。 sunny leung 我所認識的靈恩派朋友,其實很重視對聖經的研讀,也會看重傳統與理性對他們信仰的正面建立,但是極端靈恩的朋友往往是對聖經只有非常表面的理解,更是抗拒基督教傳統,與否定理性對信仰的幫助。 即使是我們解放神學派的朋友,也只是用經驗來作插入點,去用理性分析基督教傳統為當下處境所發揮的作用,當然理性的運用就是在研讀聖經上面,但泛靈恩思想卻過份高舉經驗,而且我們解放派說的是社會經驗,他們說是則是屬靈經驗,其實真的非常危險,經驗是基督教不可缺乏的原素,卻不是唯一的原素。

在一番集思廣益過後,我整理了有關靈恩運動的歷史,最先出現的其實是「五旬節運動」,它不是突然出現的潮流,而是植根於某些神學傳統的一場運動。 五旬節派的教會強調是聖靈充滿和事奉的能力,以聖經和基督為信仰根基,他們同時注重神學與教義的研究。 sunny leung 後來靈恩運動就出現了,靈恩運動指的是在六十年代左右,開始接受靈恩觀念而轉變的一些非五旬節背景教會,其本質上與五旬節派未必有太大分歧,但其後出現的「後靈恩運動」正是問題徵結所在。

sunny leung: 醫生網詳細資料:

有關的資料的準確性及完整性;或(ii)任何該指數或其中任何成份或其所包涵的資 料作任何用途之適用性或適合性;或(iii)任何人士因使用任何該指數或其中任何成份或其所包涵的資料作任何用途而引致之結果,而向該產品之任何經紀或該 產品持有人或任何其他人士作出保證或聲明或擔保,亦不會就任何該指數提供或默示任何保證、聲明或擔保。 恒生指數有限公司可隨時更改或修改計算及編製該指數 sunny leung 及其任何有關程式、成份股份及系數之過程及基準,而無須作出通知。 任何經紀、持有人或任何其他處置該產品的人士,不得因有關該產品,以任何形式向恒生指數有限公司及 /或恒生資訊服務有限公司進行索償、法律行動或法律訴訟。 任何經紀、持有人或任何其他處置該產品的人士,須完全了解此免責聲明,並且不能依賴恒生指數有限 公司及恒生資訊服務有限公司。

這些「保羅規條」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十分具體的教導,說方言、講道、啟示等都是要有秩序地宣講的,而不是各有各講,互不相干,而且最重要的是「其餘的人要衡量他們所講的」,所以不是懂得說方言的人就是高人一等,或不懂說的就沒有責任,而是我們需認識到,這些靈恩行為都是群體性而非個人性的,群體辨識則是重中之重,方言說出來又翻出來了,我們整間教會是要一起來辨識的,而不是任意將方言或啟示高舉。 sunny leung 而保羅就在第40節強調,「凡事都要規規矩矩地按著次序行」,教會可以因為人為問題而造成混亂,但若是以聖靈的名來引起混亂,這樣就是極端靈恩的問題,而不是靈恩本來有問題。 在加盟東方匯理資產管理前,梁嘉駿自2013年起任職於新加坡道富環球投資管理,專責亞太區(日本除外)與SPDR ETFs相關之業務拓展及客戶服務。

香港傳統教會對靈恩派的反感,主要是因為上世紀的一位香港影星——梅綺(江端儀)。 據吳恩溥牧師在《辨別聖靈與邪靈》一書所說,梅綺在歸信基督後,放棄了從影生涯而全情投入佈道工作,可是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她在一次密室祈禱二百多天後,寫成了《生命證道集》,自稱從上主得到啟示,要在末後日子傳講「血、水、聖靈的全備真理」。 她認為各教派均已背離真道:新派神學否定十架,不接受寶血;基要派雖然持守正確救恩,卻否定靈恩,是抵擋聖靈;而她雖是在靈恩派教會中委身給上主,卻認為傳講寶血及聖靈的靈恩派教會,組織仍是人意的宗派組織,忽略了靈浸的目的是為了建立新約教會的真道(水)。 因此她認為各宗派都沒有純全的道理,惟有她所領受的血、水、聖靈才是全備真理。 本公司擬使用閣下的個人姓名、電話號碼、傳真、地址或電郵地址處理閣下的申請、回覆閣下查詢並作地產代理服務的促銷及向閣下提供中原集團其他公司的資訊。 本公司在未得閣下的同意之前,不能如此使用閣下的個人資料並向閣下作直接促銷。 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保留絕對酌情決定授予或撤銷使用本網站的授權的權利。 如果任何與本網站的資訊有關的任何理由導致任何申索、損失或損害,本網站概不負責。 我這幾年內,經常聽到有主領者在極端靈恩敬拜當中,十分強調和高舉釋放和醫治,我自己也曾經歷過這種釋放,其實我是不反對教會內有醫治釋放的,但我反對的是泛靈恩那種強求醫治釋放的出現,就像我們在命令上主在一個特定的時間裡,一定要治好那一位兄姊,而且這樣容易令會眾對此敬拜模式非常強烈地依賴,這種釋放的感覺雖然短暫,但卻已可以令人上癮,如此這種敬拜模式的供與求便能夠永續下去。

而泛靈恩派可能只見到大衛王也曾在國民面前脫去衣服,在忘我的跳舞,但他們可能忽略了在大衛「忘情森巴舞」之外,他是一個「在神心意中」的君王,在位期間賢明治國,讓以色列人過著幸福的生活,社會也得著真正的和諧,這才是大衛回應耶和華愛的方式,而不止是在跳舞唱歌讚美。 完整的一個敬拜就是從唱詩開始,但是會在街頭上結束,因為將基督的愛帶入人群中才是敬拜的最高峰。 泛靈恩敬拜強調情感的發泄,甚至沉醉於一些神祕經歷當中,卻有機會忽略了更大的神蹟正在發生:上主的國正在降臨在人間,而不是只在教會裡面。

本網站的損壞或受阻,或有任何失誤、遺留、刪除、缺少、營運或交易延誤、電腦病毒、線路失誤或轉移或紀錄使用,甚至如果環境因素導致上述事件,並不受我們或 任何委託商提供軟件服務及支援,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與其聯屬機構及其各自的高級職員、董事、僱員均不會對上述任何人士的損害、賠償承擔責任。 sunny leung 希望大家原諒我對聖經這方面的論述較為粗疏,這類的屬靈恩賜是應該透過這些遊戲來操練回來的嗎? 我所認識的五旬宗與靈恩派的朋友,他們的教會都不會這樣「操練」的,還是此舉根本是在褻瀆聖靈?

Sweden, Stockholm, travel tips from an expert expat: Vivien Leung – Traveller

Sweden, Stockholm, travel tips from an expert expat: Vivien Leung.

Posted: Fri, 29 Apr 2022 07:00:00 GMT [source]

為免產生疑問,本免責聲明並不會於任何經紀、持有人或任何其他人士與恒生指數有限公司及/或恒生資訊服務有限公司之間構成任 何合約或準合約關係,而亦不應視作已構成該等合約關係。 儘管如此,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保留使用所收集有關您的個人資訊以及技術及瀏覽資訊(如電腦瀏覽器類型、互聯網協定地址、所瀏覽的網頁,以及平均在本網站所花的時間)的權利,以管理及處理您的投資及所有其他相關活動。 本網站內容僅為提供資訊而設,不構成在未獲准分銷或要約投資產品的地區分銷、要約購買、銷售或招攬要約購買或銷售任何投資產品。 本網站介紹的產品或服務並非 全部可在所有地區註冊或獲得認可,或可供所有投資者購買。 本網站所載任何內容均不構成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之任何成員公司或其聯營公司的招攬或要 sunny leung 約,以提供任何投資建議或服務,或購買或銷售任何投資產品。 在任何情況下,受此等限制約束的人士(如美國人士)不得取閱本網站所載資訊,並需退出本網站。 第二個我很擔心的問題,就是泛靈恩派過份強調情感的發泄,甚至提倡情感發泄了就代表被醫治釋放了,其實這已經是影響信徒的心理健康問題。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四章23節提到,「所以,如果全教會聚在一起的時候,大家都說方言,有不明白的人或未信的人進來,不是要說你們瘋了嗎?」(《新譯本》)方言是可以鼓勵,但不需要去高舉甚至聖化,因為信徒懂得說方言不代表他的信仰就很理想,就等於唱詩歌唱得很hyper也不等於自己就好愛上主,其實信仰狀態和我們與上主的關係,真的不可能用這些標準來衡量,甚至是沒有辦法去衡量。

sunny leung: 極端靈恩亂香江

投資回報以非港元或美元為單位可能因匯率波動而令投資總值 下跌或上升。 本網站僅提供資訊,並未指明個別人士的個別投資目標、財政狀況及特殊需 要。 本網站所列的投資產品並無根據已修訂的《1933年美國證券法》或其他相關美國法律登記而成立。 所以,投資產品不能直接或間接 地在美國(包括其領土和屬地)向「美國人士」(按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證交會」)採用的美國《規例S》定義)或為「美國人士」的利益發售或出售。 這限制 亦適用於當美國公民或居民的個人,及「美國人士」於美國境外瀏覽本網站。 靈恩派著重從聖靈而來的領受,但有些兄姊卻自持自己有領受直接從聖靈而來,而看輕甚至不順服牧者的決定,更甚者是反對牧者本人。 認識我的朋友也應該知道,能夠接納我、牧養我的牧者都不會過於保守的,所以他其實也對靈恩持開放態度,不反對兄姊在外面學習靈恩操練然後帶回來堂會一起實踐,他也抱著學習的心態去看待靈恩的知識,但有部份兄姊正是因牧者寬容的態度而否定他的決定,將自己的領受放大,甚至比浸信會所持守的真理更大,對於自己的立場十分堅持而少考慮他人對信仰的見解。 很遺憾的是,他們此舉正在堂會中產生進一步的分裂,因在堂會內,其實仍有不少會眾是不太認識靈恩派的,而因為對靈恩派的陌生而導致他們不認同,但他們就在堅持推行靈恩的氛圍下被滅聲,這種分裂當然在強調「和諧」的華人堂會中被刻意忽略而不被重視。 本文上半部份是關於我的琴與爐敬拜和靈恩機構上課經歷與所引發的思考,下半部份則是我在自己堂會經歷極端靈恩的分享以及一些個人反思。 近期家俊前輩寫了一篇介紹琴與爐敬拜的文章,他只出了文章的上集,我還在期待下集時,這篇上集就激發了我去思考琴與爐敬拜背後的推動宗派——靈恩派的種種現象。

為加強保障客戶及員工,提升會客及睇樓的安全,中原網頁及APP新增「代理疫苗接種徽章」,方便客戶辨別已接種疫苗的前線代理。 惟本公司非常重視及尊重員工的私隱,「已接種」的前線代理亦可選擇「不顯示」疫苗徽章。 本網站無意或並非旨在供受法律或法規約束禁止發佈或存取本網站所載資訊的人士瀏覽。 在任何情況下,受此等限制約束的人士不得取閱本網站所載資訊,並需退出本網站。 如從資本中或實際上以資本及收入派息,可能會導致每單位資產淨值即時減少。

2 handed suspended 2-month sentences for inciting others to cast invalid votes in Hong Kong’s ‘patriots only’ election – Hong Kong Free Press

2 handed suspended 2-month sentences for inciting others to cast invalid votes in Hong Kong’s ‘patriots only’ election.

Posted: Tue, 19 Apr 2022 07:00:00 GMT [source]

香港,2017年2月7日 – 東方匯理資產管理宣佈梁嘉駿先生被任命為東方匯理ETF及指數北亞區銷售主管。 下載或以任何其他形式複製本網站提供的軟件或資訊並不授予您與軟件或資訊相關的任何權利,而未經Amundi事先書面授權,您不得出於公共或其他商業目的(全部或部分)複製、(透過電子或其他方式)傳輸、修改或使用本網站,亦不得建立與之相關的連結。 我與教友在一間發展不少青年事工的靈恩機構,報名參加敬拜與禱告訓練課程,課程共為期三年,好像大學的體制一樣,我和教友第一年參與的是Year 1的課程,是對屬靈恩賜的初探與認識,每堂就以「敬拜+理論+實踐」三個環節所組成,而Year 2-3的課程則是較為針對性的,在Year 1發掘了自己屬靈恩賜後,參與者便會接受針對式的訓練,讓自己能夠熟能生巧。 可是,這樣經常去hyper敬拜的話,其實是讓人非常疲倦的,特別是當我經常負責帶領這種hyper敬拜時,我就更加疲憊。 疲倦導致我少了帶敬拜,亦因而多了機會在台下與會眾一同敬拜,但當我無視敬拜隊所營造熱鬧的氣氛,慢慢地冷靜下來時,我環視我周邊的會眾,我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問題:「親近上主是這樣的嗎?」在熱鬧的氣氛背後,敬拜所剩下的就是空洞的歌詞:這些詩歌經常提及要「讚美上主」和「愛上主」,但卻甚少提及「為何」與「如何」讚美和愛上主。 本人已查閱貴公司的 私隱政策和 收集個人資料聲明,並同意貴公司使用本人於此所填寫的個人資料作直接促銷。

sunny leung: 醫生網詳細資料:

明確禁止故意不當使用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網站的任何元素(包括但不限於黑客入侵、傳入病毒、破壞或過度使用或違反適用法律的任何使用行為)。 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與其聯屬機構將不會就閣下任何損失損害負上責,即使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或其他機構已被通知相關損害將可能發生。 未 經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明確許可,在任何情況下不得複製、轉載或轉發本文所載資訊或其中任何部分。 在適用法律、規則、守則及指引允許的情況下,東 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或其聯營公司、東方匯理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或其聯營公司的任何董事或員工無須就任何人士依賴該等資訊而產生的任何損害承擔責 任,亦無須就該等資訊的任何錯誤或遺漏(包括但不限於第三方造成的錯誤或遺漏)承擔責任。 sunny leung 東方匯理恒生香港35指數ETF是一隻實物資產交易所買賣基金,旨在提供在扣除費用及支出前緊貼恒生香港35指數表現的投資業績。 感性與理性並不是對立的,要感受上主也必須經過理性的理解才能成事,所以我希望我們基督徒能夠更認真的看待信仰。 在道家的理論裡面,有一個是關於「陰陽」的理論,其實就是在說萬物的最好狀況就是在於平衡,而我們的信仰也實在是需要平衡,靈恩派認真地看待信仰裡的經驗是十分值得鼓勵的,但傳統派對理性及傳統的重視也很重要,這樣的平衡才會讓我們的信仰更健康,也是在宗教改革五百年後,我們應該去正視面對的問題。 我在初期始終持開放態度去認識這些屬靈恩賜,但不久已發現到課程的導師也受到不少泛靈恩思潮的影響,在課堂很多時間也進行一些具爭議性的教導與實踐。